综合

龙魄原型体 第二百零五章 第三方仲裁者

2020-01-16 17:3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二百零五章 第三方仲裁者

作为一个处理过不少次异变或者各种各样麻烦事的博丽巫女,灵梦自翊也算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了,但冯龙德等一大帮子条顿人这种型号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似乎自从今年新年过后在神社院子里扫雪时见到这些误闯入幻想乡的家伙们开始,他们就时不时地刷新所有见到他们的人的认知,让人不禁感叹世界原来如此丰富多彩。请大家看最全!

对于冯龙德坦言说出的情况,灵梦凭自己敏锐到极致的直觉认为他并没有说谎,因为八云紫那个令人捉摸不透的间隙妖怪干什么都是一向如此,而且她任何的所作所为虽说让人摸不着头脑以及会让某些人恼火,但最后都是跟她平常没事儿念叨的一样,一切都是为了幻想乡罢了,只不过在当时并看不出去而已。

至于冯龙德要违背规定将战死的原先是人间之里日耳曼裔居民身份的勃格霍尔士兵转换成他们的同类从而达到复活的做法,灵梦其实很理解他是怎么想的:或许有要扩张自己族群数量的想法,但主要原因肯定是这个平常看似冷漠与没溜儿的条顿大叔对于这些战死的勃格霍尔士兵是真有感情,不然真彻彻底底铁石心肠的人谁会在乎十几个无关紧要可有可无的小兵的死活?更何况这个条顿大叔还不是人类是一个并不是很弱小的“妖怪”的情况下?

理解归理解,同情归同情,但灵梦还是神色凝重地做好了战斗准备――不管怎么说,冯龙德此举确确实实违反了幻想乡的规矩,就必须被治退并停止他的所作所为,这是幻想乡里不变的规则,不管是谁都不能去轻易挑战与改变。

然而最让灵梦意想不到的就是自己算头一次面对如此大规模数量的对手,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居然还是刚摆脱人间之里居民身份两三个月不到的勃格霍尔士兵,冲他们手持各种各样看起来五花八门却排列上有条有序的武器对着自己还摆出队列来看,估计是要跟冯龙德以及他所有的部属们一起对抗自己了。

这就是灵梦最迷惑不解的地方:即便是在妖怪们的手下服务甚至作战,普通人类和妖怪之间还是有或多或少的隔膜的。那些所谓能和普通人类比较友好的家伙们不是自身就是人类或者原本是人类,要么就是自身强大到对于不管什么种族态度都比较淡漠或者平和的那种老资格妖怪......虽说这些身为往生者或者说也是妖怪一种的条顿人平常和人类相处得很不错,但这些勃格霍尔士兵们应该很清楚博丽巫女的到来应该意味着什么,却依旧跟这些条顿“妖怪”们同进退......为什么?

其实灵梦想了很多,就忽略了一点:这些勃格霍尔士兵中,除了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的连队长是一个前华都大学生之外,全部都是由日耳曼裔组成的。

不同于人间之里繁衍生息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占绝大多数的日裔居民。也不同于其他零零散散因各种缘故流落幻想乡数量稀少的其他民族人类居民,日耳曼裔居民虽说在人间之里也历经了三代。但他们骨子里的严谨、刻板、实在与潜在性存在的好斗好战却一直没有被磨消――在那场他们祖父辈与各大妖怪势力的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日耳曼裔人类在幻想乡内扎下了根,在阿道夫的引导下,他们三代人虽说不再那么容易与其他民族的人类或者妖怪发生冲突,但想要彻底融入到幻想乡的环境甚至是变得与其他民族的人类居民一模一样?可以说是痴心妄想,至少现阶段是没有可能了。

日耳曼裔远比人间之里其他民族的居民更加渴望力量,并且从小听着自家长辈那些惊心动魄故事长大的他们同样渴求自己能如同昔日的祖辈那样创造辉煌;然而在那次战争后,明面上的武器装备与科技图纸等等一系列的东西被八云紫强行收缴了,因此日耳曼裔们就如同被折断了双翼的雄鹰一般蛰伏着。直到两个多月前阿道夫带着一名头戴着恶魔环翼圆桶盔的超重装骑士与他的卫队骑士们来到人间之里贴出了告示为止。

在这两个多月以来,所有参军的日耳曼裔新兵们在条顿营地接受严酷训练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条顿所特有的氛围:就跟正统的日耳曼人一样甚至犹如过之,条顿人在工作或者说公务上绝对是一板一眼到了连日耳曼裔这种同样严肃的民族都感到有些苛刻的地步;不过同样在完成了各自的工作训练等事务之后,条顿人就会将各自的身份抛至一边,无约无束地与同僚出去游玩、聚会或者吃喝,而且有一些卫队骑士也乐于和这些新兵蛋子们交流。有新兵蛋子请教战技的话会尽心教导,就跟已经阵亡的朱衡宏以前闲着没事缠着君王卫队卫队长亚尔曼让他教授自己战技的情况一样。

公是公私是私的分明态度,再加上双方民族性格几乎完全一致甚至条顿人是日耳曼裔加强版的情况下,这些日耳曼裔新兵久而久之就被潜移默化地融入到条顿营地的圈子内,绝大多数人开始以条顿营地所属的士兵自居――这些日耳曼裔新兵被条顿帝国时期的条顿军团的训练方式所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已经逐渐培养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归属感来。再加上条顿人没什么摆臭架子或者自命不凡的态度,因此几乎所有的日耳曼裔新兵会自愿地跟条顿人们同进退也就不稀罕了。

毫无隐瞒地教授自己等人战技技巧、每月支付高军饷而且还准时不拖欠、居住生活条件不错以及上级态度严肃的同时不失融洽,所以在有一些卫队骑士招呼命令勃格霍尔部队准备应战的时候,他们都毫不犹豫地拿起武器排好队列冲了出来:如果真要是不听命令的话,卫队骑士们也不好强行将他们逼上去,由此可见这些勃格霍尔士兵们对于条顿营地的认同感已经达到了一种怎样恐怖的地步。

冯龙德扫了一眼这些分别列成枪戟混编超长枪阵与线列战术的勃格霍尔部队,虽然其中一些勃格霍尔士兵举起武器准备应战的时候在微微颤抖。或者是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或者畏惧的目光,但是没有一个人想要退缩,因为但凡是个人都要讲个良心,平常君王陛下如此厚待。甚至听卫队骑士们说这次和博丽的巫女即将要爆发冲突的主要原因就是君王陛下想要复活今天战斗中战死的同伴们,足以可见君王陛下对自己等人的态度了......真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发怂软蛋退却了,那恐怕这整整一辈子都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很多时候,男人为的,就是争这么一口气!

很多时候,不管是军人还是老百姓,他们要求的就是这么简单:你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同样对你好;你真心实意地对待他们,给予他们应有的福利并为他们切身实地地着想。他们就会为你赴汤蹈火誓死效忠!

冯龙德深吸一口气,然后高举起手中的斧型戟:“列阵!准备!”

“盾墙!!嘿哈!!”伴随着呼喊声,四十名卫队骑士们组成了由钢制鸢尾盾组成的密不透风的盾墙,看上去真得跟钢铁铸造的墙面一样。

“喝啊!!勃格霍尔!!”勃格霍尔长枪兵们与勃格霍尔步枪兵们分别摆好了各自的阵型,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长柄武器与枪管上在暖色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冰冷的寒光。

“......”不同于其他人,巫妖法师们沉默得就跟石头一样,但他们在卡洛琳的指挥下开始给在场所有己方部队成员身上加持鼓舞士气类型的精神魔法与施加有益状态的增益魔法,并在必要的时候给灵梦施加减益魔法或者用攻击型魔法与精神魔法进行阻击与支援。

卡洛琳默不作声地从空无一物的双手中凝形出了那把冯龙德再熟悉不过的死息镰刀。同时身上骤然爆发出浓郁的死亡气息包裹在全身的铠甲之上,使得已经放下面甲的她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从地狱中走出来准备索取生命的死神一般。

当然了,此死神非彼死神,不要跟三途川上某个疏于工作没事偷懒的死神所相提并论,而且就r量来说,这两位也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正当条顿人们严阵以待、灵梦握紧了手中的御币与神符、整场局面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两边领头人都非常熟悉而对此很多时候头疼无语的声音传到了他们的耳中:“今天两位这么有兴致想要来一场精彩的战斗?冯龙德。看来你还真是一个天生的战斗看啊,打了小半天的高强度战斗还不够,现在还想要继续来一场?”

“嗤......”听到这个声音后冯龙德抽动着鼻子哼了一声,举起的斧型戟直接放了下来,就连他身边的卡洛琳手中的死息镰刀都为之一垂,“看来不光是今天的战斗你看到了。我没猜错的话,灵梦为什么会来的原因你也同样清楚吧?八、云、紫?”

“没错,不得不说,你们每一次战斗都挺精彩的。”伴随着那种银铃般的声音,冯龙德、卡洛琳与灵梦之间距离的正中央出现了一道间隙,张开了一道裂缝后八云紫就从中缓步走了出来,显露出身形的同时还说道:“不过同样。你和你的人也比较擅长捅娄子啊,冯龙德,你应该很清楚你做了些什么吧?”

“......”冯龙德并没有回答,而是瞪大了眼睛紧盯着八云紫以及她的身后――原因无他,这次除了八云紫出现之外,冯龙德是第二次看到了她手下的式神八云蓝以及式神的式神橙。

不过......这次八云全家与那次在人间之里酒馆内敲定双方协议的时候相比是不是太......太惨了一点?

反正冯龙德不觉得,这三位平常鲜光的衣着打扮现在却浑身上下充满了褶皱、遍布了硝烟与灰尘活跟在阿富汗战场上滚了九曲十八弯一次似的模样很正常;再加上冯龙德眼尖地发现八云蓝身上的衣服就破损程度上属于这三位中最严重的,简单想想就能明白,肯定是八云紫之前跟谁打架来着,结果让自己手下的妖狐式神充当了......

除了在灵魂内对八云紫这个有一个无良主人的九尾妖狐报以深切的同情之外,冯龙德由衷地想要知道能把一向优雅到没边的八云紫打成现在这模样的家伙是谁――以前都是自己被八云紫整得吃瘪,这次居然能看到八云紫因为和谁打架而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的状况,冯龙德在灵魂内可算是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平衡感。

可算是得知幻想乡里还是有能和这种天生开怪的无良妖怪所相抗衡的家伙了,可惜自己没法知道是谁啊!

还是那句话,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如果冯龙德知道是风见幽香和八云一家全场观看了自己率领着条顿部队作战的过程还事后战了一场的话,估计现在的他可没有这么轻松的心情了。

看了看剑拔弩张的双方,八云紫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就搞明白了当前的情况,随后面带微笑地说道:“双方都是因为同一个问题而需要‘商量商量’?在此之前,大家能不能听一下我个人的提议?或许,我的意见恰好既解决了这个争端问题,也能避免一场无谓的恶战?”

冯龙德和灵梦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无声地袒露出一个没有攻击意图的姿势来:八云紫可以说是幻想乡里最强大的妖怪,同时也算是幻想乡的缔造者之一,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幻想乡里村中的人类变成妖怪是头等大罪”以及其他规矩基本上就是八云紫亲手操办出来的,因此她的意见与决定非常重要。

在冯龙德等条顿人与灵梦疑惑的目光包围中,八云紫轻松自如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也用不着打架了――灵梦,你这次出来是为了买生活用品,就不用操心这件事了;冯龙德,你也不必担心这件事,解决忙于消化战果以及休整即可,这件事就此画上一个休止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
合肥长淮医院电话预约
不孕不育症常见症状
哈尔滨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汕头妇科医院哪个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