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揭秘解放军援塞抗埃医疗队生活西红柿比龙虾

2019-06-08 21:0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秘解放军援塞抗埃医疗队生活:西红柿比龙虾贵

何巍 杨滢 戴欣揭秘解放军援塞抗埃医疗队生活:西红柿比龙虾贵病区 医疗队 西红柿 龙虾 医护人员14126军事赵昊/enpproperty-->

当前塞拉利昂虽然新增确诊病例数略有下降,但每天仍有30—60例确诊病例,而且确诊死亡人数仍在增加。可以说,目前该国的疫情仍处于暴发后的持续波动期,尤其是中国医疗队所在的西区,新增病例占全国的一半,埃博拉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据悉,由解放军第302医院41名技术精湛医护人员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批援塞医疗队自入塞以来,全体队员勇于担当,不惧危险,迎难而上,全力救治,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截止1月9日,医疗队共收容埃博拉留观患者617例,检测阳性275例。近日,走近了这群“抗埃勇士”,了解他们工作与生活的点滴。

凌晨4:00,伴着零星几声清脆的鸟叫声,医疗队驻地的厨房传来锅碗瓢盆交响曲,后勤班组已经在准备今天的早餐。蒸包子、熬稀饭、煮鸡蛋、炒咸菜、热牛奶,在朱立良班长的带领下,大家各司其职,各项工作井井有条,忙而不乱。后勤组长罗新疆介绍,为了让队员保持充足的精力,必须保证营养,特别是要在早餐上下功夫。医疗队每周订有食谱,每天早餐不重样,仅面条就能做出十几个花样

。“西红柿比龙虾贵”说的是塞拉利昂蔬菜稀少,提前预订的菜说没有就没有,随时需要调整食谱。一方面要解决蔬菜品种少的问题,另一方面还要照顾个人喜好,屈指可数的几样青菜成了炊事班变戏法道具。

6:50,全队集合吃早餐。在食堂的入口处,两名护士长手持红外体温枪,为每一名队员检测体温,犹如国内的安检。“昨晚睡眠不足6小时的请举手”、“不足4小时的请举手”、“不足3小时”……每天早餐前,队领导总会询问大家的健康状况和睡眠质量,了解身体有无不适。食堂门口,摆放着一台标准秤,队员自觉测量体重。10日是杜宁和霍翠华两名队员的生日,后勤组也为过生日的队员拿出了准备好的惊喜,香喷喷的长寿面上整齐的摆放着从用火腿肠围成的心形鸡蛋,形式虽然简单,但满满的都是爱和祝福。

7:30,准备上班的队伍集合完毕。队领导首先会对主副班布置今天的重点工作,然后会对其他拟去医院的队员进行详细询问:去医院进行什么工作、能不能通过解决、能不能找院内值班人员替代等等。医疗组长金波告诉,领导让大家少去医院,不是有意打击工作积极性,而是在关心大家,是为了让大家多休息,做到劳逸结合,防止打疲劳战。收治烈性传染病,工作人员面临压力非常大,必须让大家充分休息,始终保持最佳状态,才能更好胜任工作。

9:20,张秀准备好当天工作所需要的物品,穿戴防护用品进入缓冲间,她是这支医疗队中最年长的女队员,虽然感控组看似不直接接触埃博拉患者,但他们每天要和其他医护人员一样在30多度高温下,穿戴11件防护用品,处理接触过患者分泌物、排泄物的各种物品,几次倾倒更换30公斤的消毒桶,提着沉重的垃圾袋在毒辣的太阳下将垃圾扔进焚烧池。在缓冲间,即使戴着N99口罩和厚厚的护目镜,还经常会被高浓度消毒液熏得眼泪直流,咳嗽不停,每次穿着全套防护用品在缓冲间就得工作1个多小时,一个班次下来全身都会湿透,到了晚上嘴里和鼻腔里还都是消毒液的味道,常常熏得恶心、吃不下饭,睡觉的时候也咳嗽不止,一天下来,呼吸新鲜空气都会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当问到张秀是如何看待感控工作的时候,她特别自豪的说:“虽然我的工作看似千篇一律、枯燥乏味,但任何一个环节都是必不可少的,也是保证我们所有工作人员零感染的重要前提。

护士组组长黄顺在传染病医院工作的20多年,先后参加过抗击非典、抗震救灾等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工作,她介绍说,与传染病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防护,绝不能有一丝疏忽和半点马虎。11件防护用品,36道穿脱程序,一个都不能少,一点也不能错。穿脱防护装具,医务人员必须接受

“安检五查”:个人必须对着镜子穿戴,严格进行自查;每一组医护人员必须相互监督,两人实施互查;必须接受感控人员的检查,队员穿戴整齐后,感控人员必须再次进行全面“安检”;出入病区,特别是在缓冲间脱装具时,必须全程接受副班人员通过监控实施的检查……看隔离衣是否完好,手套是否破损,查隔离服是否穿好、护目镜是否戴紧、口罩是否捂严、手套是否戴好、鞋套是否套紧,从不漏查一项。高温下,即使站着不活动,厚厚的防护用品往身上一套,也会立即感觉憋气和出汗,大家只能尽量减少说话和体力消耗。

上午10:20,主班医生杜宁和护士刘冰像往常一样开始进入病区查房。虽然当天是杜宁46岁生日,其他队员主动要求和他调班,但他还是要求坚守岗位。塞中友好医院是塞拉利昂西区最大的埃博拉留观治疗中心,这里既有确诊埃博拉的患者,也有具有类似症状尚未确诊的留观患者,这种情况对于医护人员来说面临更大的挑战:既要准确分诊,又要严格管理,既要确保埃博拉患者得到及时救治,还要避免其他患者发生交叉感染。在病区多待一分钟,就会多几倍的感染风险。他们开始对患者进行逐一查房,检查询问患者身体状况,测量体温,记录临床症状、体征,对患者采取针对性治疗,导出患者信息……一轮查房下来,至少需要在病区停留1个半小时,防护服和口罩常常被汗水浸湿,部分或完全失去防护效能,口罩紧贴鼻腔和口腔,非常容易让人窒息。每一次进入埃博拉患者病区,对医护人员都是一种极限挑战。曾经有天天一次性转来了10名患者,光是对这些患者进行分诊、询问和简单的检查就花费一上午的时间,当离开病区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为确保每名医护人员的安全,每天进入病房之前,医疗组长金波每天都根据当日的工作量,精确计算出每一组医务人员查房的时间,在进病房之前对他们提出时限要求。

在主、副班分组进行病房开展工作的同时,备班人员及时来到监控室。记录医务人员进入病房的时间,手持对讲机,两眼紧盯监控室的显示屏,对医务人员病区工作进行全面监控。“靴子浸泡时间不够”、“洗手时间不够”、“摘面屏动作不规范。”不一会功夫,担任备班的徐哲帮助塞方护士纠正了三处不当动作,他介绍说,塞方部分人员专业素质相对较低,特别是聘用人员绝大多数没有从事过传染病专业工作和相关训练,虽经我方速成培训,熟悉了相关知识和基本流程,但少部分人效果仍然不尽人意,特别是实操工作令人堪忧。另外,塞方医务人员的防护意识比较淡漠。由于长年处于传染病暴发流行的高危区,对传染病的风险认识不够,侥幸心理占据上风。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只见一位老年患者,从病房出来,走路无精打采、颤颤巍巍,几次差点摔倒,护士林惠明及时通过对讲机呼叫病区当班护士将患者送回病房休息,避免了意外的发生。

“滕光菊请注意,你进病区的时间过长。”对讲机里突然传出医疗队长陈昊阳的声音,滕医生一楞,分明队长今天在驻地,怎么会在医院听到他的声音。从病区出来一打听,才知道医院的监控已经实现远程化。说起病区的监控,田林怀技师告诉,这些都是队员们身穿厚厚的防护服,一点一点安装的,“电子眼”有效保护了我们每一位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安全。

医护人员每次进病区除了携带补充药品外,总会拎上一袋零食和一些玩具,牛肉干、饼干、糖果、熊猫、布娃娃等。

根据埃博拉防控隔离要求,母亲入院,与其亲密接触的小孩必须同时隔离留观。截止目前,医疗队已经收治留观儿童40余名,其中年龄最小的才11个月。为使这些小孩能够积极配合治疗、健康成长,医护人员除了在用药上根据年龄大小适当调整剂量外,还根据儿童特别是幼儿年龄特点,想方设法通过赠送零食和玩具,主动和他们亲近,取得他们信任,便于小孩子乖乖接受隔离。护士霍翠华介绍说,每次在病区见到小孩,心里非常难过,特别是面对一些因为埃博拉失去双亲的孤儿。虽说她一直在小儿科工作,平时接触的也都是儿童,但在这里,她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面对高死亡率的埃博拉病毒,她想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帮助他们把糖果包装纸撕开,把牛奶喂进婴儿的嘴里,拿玩具逗乐,每次只要短短的几天,孩子们都会亲切地叫护士长“妈妈”。(何巍

杨滢 戴欣)

微店怎么弄
游戏动漫
点滴状银屑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