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仙炼记 第五十五章 不敌

2020-01-16 22:4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炼记 第五十五章 不敌

readx;第五十五章不敌一个身穿黄衫的男子,陡地出现在聂飞身前,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咦,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居然能够挡住我的一击,有些门道。”说罢,那人面色平和地向聂飞一步步走来,聂飞却在一步步后退。“没用的,你退能退到哪里去?”那人一边摇着头,一边不住向聂飞接近。

忽地,那人站住身形,脸上露出了喜色。“我知道了,你定然是那个击伤我小师弟石瑛的小子。嘿嘿,真是走运,这是老天让我立此大功,我将你抓回去,师父定然会赏我不少。”

这人是石阔山的第十三个弟子,名叫白庆轩。他本来在外面办事,收到师父石阔山的传信后,赶回岩峰冈。飞临到此地上空时,见到了飞雨,身穿离天谷的衣服,便突下杀手,打算取二人性命。

当他接近聂飞,看清聂飞的容貌之后,记起师父传信中,对聂飞的容貌描述,加上他的推想。他本来还在奇怪,这只是个炼气期的弟子,怎会抵挡住他的攻击,此刻看来,倒也有一定的道理。否则,石瑛也是炼气圆满的修为,怎会为他所伤?这一认出是聂飞,白庆轩大喜过望,看来这个最大的功劳,自己是立下了。

“小子,你乖乖跟着我走,让我把你带到师父面前。你要是不听话,那我只得杀了你,带不去活的,带去死的也无所谓。”

聂飞紧咬下唇,通过刚才的比量,聂飞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敌手。“怎么办?”聂飞心中暗想。忽然,聂飞想起了储物袋中有一件宝物,也许凭借那件宝物,可逃脱性命也说不定。

想到此处,聂飞从储物袋中,祭出风雷符,大喝一声,将风雷符激发。登时,身形化作一道电光,向后窜去。在经过飞雨时,聂飞将飞雨从地上扶起。这时的飞雨,已经失去了只觉,还有一些心跳,只是十分微弱,但也没有彻底死去。然后,聂飞再次催动风雷符,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向远方遁去。

白庆轩冷笑数声:“小子,想跑吗?你一个炼气期的小子,想跑到哪里去?”白庆轩也展开身形,向聂飞追去。

在修仙界中,只有到达筑基期后,才可御空飞行。炼气期时,虽说身形的速度也加快不少,可毕竟不能和筑基期的速度相比。比如说同样是一百里路程,炼气期使用起摄风诀等功法,全力之下,也要一个时辰才可到达。但筑基期的修士,一个时辰,早已身在千里之外。

因此,白庆轩一点儿也不着急,跳上空中,向聂飞的身后追去。他能够感受到聂飞的一丝灵气波动,正在向前方的一处山峰奔去。可是,令白庆轩颇感奇怪的是,他追了片刻,并没有拉近和聂飞之间的距离。按理说这根本不可能,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在战斗时,凭借特殊的功法,或者什么出奇的宝物,可以和筑基期的修士一较长短,但这种飞行之术,毕竟受到境界的影响更大。

由此,白庆轩可以断定,前方的那个炼气期弟子身上,一定有逃命的宝物。即使知道他有逃命的宝物,白庆轩也从未打算放弃过,这种机会实在是太难得,放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碰上一次。因此,白庆轩催逼全身的灵气,奋力向聂飞追去。

两人间的距离,不住地缩短,二十里,十五里,转眼之间,已到了十里的距离。

聂飞早已察觉到两人间距离的变化,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催逼风雷符。一口鲜血,自聂飞的口中喷出。风雷符一共可以催动四次,这是聂飞催动的第三次。每一次催动,都要耗费极大的灵气,即使以聂飞的灵气深厚程度,也承担不起如此消耗。第三次催动完,聂飞只觉气海中一阵空虚,灵气几乎消耗殆尽,风雷符上一股反震之力,他再也抵受不住,激得他喷出一口鲜血。

聂飞的速度再次猛增,可仍然甩脱不掉身后追赶的白庆轩。

正在这时,飞雨悠悠地醒转过来,聂飞大喜,连忙问道:“飞雨,那处洞府在哪里?”

“在……山峰的北面,有……有一个山崖……”飞雨断断续续,将确切位置告诉了聂飞。此时,距离那处山峰,已只有三十多里,聂飞狠了狠心,再次催动风雷符。一阵巨大的反震之力,猛地向聂飞袭来。聂飞身不由主,从天空中直摔了下去,眼见着便坠入到下方的丛林当中。幸好在这千钧一发之极,聂飞以极大的毅力,提起最后一丝灵气,稳住了身形。身体拔空而起,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方的山峰飞去。

不到片刻之后,聂飞便按照飞雨所说,来到山峰北面,一处断崖前。聂飞只用眼睛扫视一眼,便看见断崖靠近底部的一块圆形山石。按照飞雨所说,那块圆石,便是进入洞府的门户。

聂飞来到圆石前,飘落下身形。他感受一下,感应不到一丝的灵气波动,而且用眼睛看,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果然是一处好地方。聂飞知道,这处洞府,有一座阵法守护,只有金丹期之上的修士,才能发现此处的异状。

聂飞从飞雨的储物袋中,找到一张符箓。这张符箓,正是通过洞府前阵法的符箓。没有这张符箓,休想进得去。聂飞祭起符箓,向圆石扔了过去,忽地一阵光华闪动,圆石如同见到阳光的冰雪一般,渐渐融化,露出一个两人高的洞口。聂飞抱着飞雨,闪身进入洞口。在聂飞进去的一瞬间,洞口光华再闪,那圆石重新出现,将洞口完全遮蔽。

……

聂飞刚刚进入洞中,圆石上方的天空,蓦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正是追来的白庆轩,他追到此处后,忽地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灵气,不禁停下了身子。“奇怪,人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一丝灵气也感觉不到。”白庆轩向周围扫视了一遍,又仔细感应了一下灵气波动,仍是查不到一丝线索。“难道,他突然间力竭,摔到山谷里摔死了,因此才感应不到一丝灵气?”

...

威远县人民医院
敖汉旗蒙医中医医院
沧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济宁白癜风怎么治疗
威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