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君炎 第六百八十八节 【互为攻守】

2019-10-11 20:2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君炎 第六百八十八节 【互为攻守】

苏君炎和铁浮屠在异变发生前的一秒钟对视了一眼。

已经是势如破竹。

魔种大军像是海潮一样朝着中央王城之上冲锋。

局面一片大好。

但就是在这种时刻,他们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也正是他们已经等待已久的了。

湮灭炮。

人类在失去了最高端武力以后,唯一可以用来对抗王级强者的武器。

在阿姆斯特守卫战里,铁浮屠就是被这种巨炮给伤到了,差点折戟在那座郁金香之城里。

所以,在这一次,在已经吃过了一次亏的情况下,苏君炎和铁浮屠又怎么会不去防着这一手呢?

事实上

,在目前看来,如果温宁顿能够拿出的东西就是现在摆在中央王城城头的东西,那么能够阻挡苏君炎将这座城市收入囊中的,也就只有湮灭炮了。

位阶,代表一切。

这句堪称真理一样的话,在这一刻被放大到了无限的程度。

来吧。

湮灭炮。

苏君炎和铁浮屠已经等待已久。

湮灭炮之后,中央王城在他们眼里,就是一片坦途。

“发射!!!”吉伦哈尔低声嘶吼,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吉伦,这是我可以给你的最强的武器了,除非是到了你觉得是非用不可的程度,千万不要动用,不然的话……”温宁顿当初将那些造型奇异,仿佛蕴含着无数个太阳一样的威能的武器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近乎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用过之后,就再也没有退路,也没有可以倚靠的东西了。”

想好了吗?

吉伦。

吉伦哈尔!

吉伦哈尔闭上眼睛,紧紧地抿着嘴唇,像是在坚定自己的决心。

当然,也必须已经想好了。

这是他和那些帝国最优秀的参谋官们,在昨天的密议里,最后商议出来的策略。

湮灭炮已经发射,结果就在一秒钟以后,或者两秒钟以后。

“……我们的目标,有,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吉伦哈尔在车厢里做出的最后发言是……

“咚——”仿佛整个城池都在震颤。

能够正面击溃王级强者的武器,当然会造成近乎毁天灭地的动静。

苏君炎,和铁浮屠等候已久了。

他们几乎是在炮响的瞬间,张开了双手。

下一刻。

漆黑的太阳和天青色的大地开始融合。

湮灭炮的威力,足以贯穿防御力强悍如同铁浮屠的浮屠铁壁。

所以,这种强力的武器,是连一个王级强者难以抵挡的。

苏君炎和铁浮屠的选择是,两个人联手。

两种超越了表层世界法则的力量,足以和湮灭炮的力量争锋相对。

更何况,苏君炎,可是已经打开了第二扇门的人,他拥有,整个世界!

天空变成了一种如同浓墨一样的色调,这种色调从天上一直波及到阳光可以照射到每一个角落。

好像,整个世界已经被墨色洒满。

而唯一,和这墨色完全不同的一点是,一点,或者说,一道,从中央王城深处,蓬勃而出的,几乎可以绝灭生机的光线。

光线朝着天空中那好像墨色一样的太阳冲去,冲向太阳中的那两个神一样的男人。

惊天动地的碰撞即将发生。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然后,忽然,那一道光线,毫无征兆的,在即将要碰上那一轮墨色太阳的时候,一晃而过,朝着更远处的地域疾射而去。

不好!

很多的魔种军官,都是心中一惊。

阿尔托莉亚也是下意识回头了。

那一道湮灭炮,它的真正目标,并非是苏君炎和铁浮屠!

“频率塔。”吉伦哈尔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屏幕上的那一道像是流光一样绝尘而去的湮灭炮,整个人有些松松垮垮。

他们的计谋,或者说,对策,简简单单。

就是,要打那些频率塔。

苏君炎也好,铁浮屠也好,都只不过是幌子而已。

这个战法,细说起来,其实一点都不复杂,就是借着防护罩,这个苏君炎和铁浮屠的软肋,让他们在湮灭炮动的时候,不得不硬抗。

然后,湮灭炮,朝着真正的目标发射而去。

一定要中啊。

吉伦哈尔看着那一道光线,确认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任何的意外了。

但他还是要睁大眼睛,看到最终的结果。

至于说,毁掉了那些频率塔之后,在没有了湮灭炮的情况下,又该怎么对付苏君炎他们……

吉伦哈尔暂时就不去想了。

先让我看到那些频率塔被毁灭吧!

先让我看看吧!

拜托了!

吉伦哈尔的内心几乎是在吼叫着的。

然后……

然后。

虽然,虽然是一个绝对,绝对吉伦哈尔不想看到的画面。

可他睁大着眼睛,他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结果就是,那一道快的像是流星一样的光,在触碰到了那些频率塔的一瞬间。

骤然,一层紫色的流光一样的护罩,出现在了频率塔的外层,将所有的频率塔保护了起来。

接着,将那一道来势汹汹的流光,反弹了回去。

反弹了回去。

没错,就是反弹了回去。

吉伦哈尔他们计算了很多东西,将几乎每一个方面都想到了。

但就是没有想到。

这个世界上,除了王级强者以外,还有东西可以和湮灭炮抗衡。

吉伦哈尔觉得窒息,完全的窒息。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

比如说,在摧毁掉频率塔以后,苏君炎和铁浮屠无人可挡地冲进了中央王城。

又比如说,湮灭炮真的一炮将苏君炎和铁浮屠都重创了。

但唯独,就是没有想到过这样的结果。

怎么办?

吉伦哈尔觉得头发晕,耳边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响起,可他却有些听不清了。

温宁顿。

我们输了吗?

他觉得自己的身躯摇摇欲坠,眼前那个中控台边的士兵转过来的惊恐的脸变得有些虚晃。

——————————————————————————————————————————————

第一更。

马上第二更。

求推荐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各种求咯。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免费热线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住院费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是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