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大时代之天选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被跟踪

2020-01-16 22:49: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时代之天选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被跟踪

在三人的闲聊中,东方很快已大亮。

墨玄三人早早离开了房屋,在客栈中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礼卿怜招呼二龙弄了八好吃的,二龙满口答应,而且还敬称礼小姐,原来这姑娘与客栈内的人早就认识。

而在墨玄三人吃喝闲聊之时,在旁边坐席,有着两桌人也是用起了早餐。其中一桌皆是麻布粗衣,看那穿着应该是沙漠中的劳工,而另一桌的六人则是套着宽大的黑袍,那黑袍很大,完全看不清其面容。

起初墨玄也没注意,可是当十妃在桌子底下暗暗踢了他一脚并给他一个眼神后,墨玄这才明白了一些。

趁着说话,余光扫了一下那两桌人,墨玄发现那两桌人都是只顾着低头吃东西,并没有一句交谈,看来果然很不正常。

为了不再起是非,墨玄快速吃完了早餐,告别礼卿怜,与十妃离开了客栈,按照那幅地图所示的路线,快步行去。

而就在墨玄二人离开数分钟之后,那一桌黑袍客人也是结束了早餐,付钱离开了客栈,在客栈外打量了一下,然后便是顺着十、墨二人离开的足迹,远远跟了上去。

“你昨夜是故意问礼卿怜的吧,你当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走在前往鬼坑的大道上,墨玄问了一声。

十妃嗯了一声,说道:“当时听到她是‘礼’姓的时候,我就猜到她跟礼族应该有着一定的关系,而礼族作为这附近的大族,他们肯定或多或少知道点丹城的情况,所以我才会那般问她。”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已经把这周围的情况探查的这么清楚了,看来你这次是有备而来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你为何会这般在意沙漠下‘雷鸲’的存在?我虽然没见过,看至少也听说过‘雷鹄’那恐怖的毁灭能力,妳如此不辞辛劳的搜寻牠,究竟是何意图?”墨玄紧紧的盯着十妃。

十妃看了墨玄一眼,轻声说道:“你不是答应我不在询问了么?怎么?又开始好奇起来了?”

墨玄叹了口气,双手环于胸前,说道:“不好奇不行啊,我来荒芜学院仅仅是略作停留,后来只因发现源气塔中的异常,所以这才答应帮你。可是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我突然有种危险的感觉,我总觉得这件事的背后没有那么的顺利,甚至会有生命威胁。所以,为了我的安全考量,也为了打消我对你的怀疑,我希望你能把你隐藏的事情告诉我,哪怕是一点也行,如何?”

闻言,十妃柳眉微皱,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我寻找‘雷鸲’是为了治病所用,这还能有什么隐瞒了。”

墨玄一笑,说道:“这个理由骗骗小孩子还行,对我就免了吧。我虽然不懂医术,但曾经也粗略接触过,这世上还没有什么病是需要用神兽来医治的,所以你还是对我说一些真话吧。”

十妃顿了一下,偏头看着墨玄,问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说谎,那为何之前不说,偏偏等到这时才怀疑?”

墨玄说道:“因为当时我对你说的话还没有太过上心,我之所以选择帮助完全是出自好奇。可是自打来到这处客栈后,我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回事,所以我必须得弄清楚。”

听得此话,十妃停下脚步,看着墨玄,语气冰冷的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些话,这些心思,可不像十五岁的小男孩能说出来的。”

“那你究竟又是什么人呢?佯装是普通白衣,藏身在荒芜学院,却能够私下做出这些举动,这可不像是即将十五岁的小女孩能做出来的。”墨玄微笑反问。

十妃一愣,面色冰冷的看着墨玄,没有说话。

墨玄保持着微笑,从怀中取出礼卿怜送的那张地图,将之递给十妃,说道:“我是的确有意帮你,但是作为一路人,我真的不想不明不白的搭上性命。虽然我们已经结拜,但我的性命却是很宝贵,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真相,否则我们只能在此分别了。”

听到墨玄所说,十妃的眸子中瞬间挂上了些许的愤怒,冷哼一声,直接伸手来接那卷地图。

然而手掌已经握上了地图,可墨玄却根本不松手。

“放手!”十妃冷声说。

墨玄不为所动,笑说道:“这么决绝吗?其实你只要告诉我一点真实的秘密,我完全可以继续帮你的。”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解决。”十妃银牙咬着,胳膊一用力,将那卷地图夺了过来,直接塞进怀中,冷目瞥了墨玄一眼,不再言语,直接向着远方行去。

十妃的果断,出乎了墨玄的意料。看着前者的背影,墨玄无奈摇头,苦笑叹道:“真是个倔强的女人啊,不过看她那坚决的态度,想必她与‘雷鸲’之间,应该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可这究竟是什么秘密呢,唉,真是的,口风这么严做什么,告诉我一点就这么难吗,我又不会说出去。”墨玄埋怨了一声,看着已经走了很远的十妃,心中不由有些放不下。

“算了,既然曾经答应过要帮妳,那就好人做到底吧,谁让妳是我四妹呢。”墨玄摇头一笑,便是快步追了上去。

然而,就在墨玄起步追赶之时,耳朵微动之下,突然听到不远处的沙丘后方好似有人的声音。抬目看去,却并无人迹。

“难道是幻觉?”

墨玄神疑,不过他对自己的感知一向都比较深信,考虑之下,快速向着十妃的方向跑去,寻了处沙丘藏身,远远观察着之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墨玄匐身于沙地,观望来时路。果不其然,在他耐心等待数分钟后,那遥远的后方,有着六道人影尾随而来。

“果然不是幻觉,看来是被跟踪,可是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呢?”墨玄思考着,把自己在沙地上遗留的痕迹抹去,然后快速往前奔跑,他要将发生的这件事告诉十妃。

源气灌入双腿,墨玄如一道溜烟,直奔西方。而此时十妃还尚未动用全速,所以不大一会,便被前者追上。

听到身后有动静,十妃嘴角微笑,不过却是瞬间隐下,面色保持着冰冷,脚步轻盈的走着,似是什么都未察觉。

“妳脚步够慢的啊,过了这么久了,你竟然才走这么点距离,看来今晚又得夜宿沙漠了。”与十妃并肩,墨玄开口说。

十妃瞥了一眼,轻声说道:“你不是不想帮我么,那你跟上来作什么。”

“我也不想跟来,不过之前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后面有人在跟踪,所以就跟过来看看。”墨玄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就这事?那你可以回去了,这没有什么好看的。”十妃语气平淡自然。

墨玄疑惑的看着十妃,问道:“怎么,妳不害怕吗?”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既然是跟踪,那就让他们跟着就是了。只要他们不起灭口之心,我又何必担心。”十妃说。

“妳的心可真大啊。”墨玄竖起大拇指,说道:“这可是让人跟着了,妳就一点不怕?!”

“这里是礼族的势力范围,生杀之权由礼族所管。在这里是没有人敢违法杀人的,否则他们的名字就会出现在‘杀榜’之上,我想他们应该也不会那么傻。”十妃说。

“杀榜?那是什么?是礼族的法权大典吗?”墨玄问。

“法权大典那是大世族所有,而在这偏僻的漠北,只有生杀才有威慑力。而这‘杀榜’就是漠北大族间所签订下的生死榜,但若有人违法杀人,一经查实,那人姓名便会出现在杀榜上,到那时那人只能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十妃轻声说。

墨玄说道:“可即便如此,即便这漠北的法令极为严苛,现在我们是被人跟上了啊,而且这里又这么偏僻,万一他们杀人越货,那上天无路的就是我们了。”

十妃看了墨玄一眼,脸上挂着微笑,问道:“怎么是‘我们’了?就算是跟踪,那也是跟踪我啊。”

“都这时候了,就别抬杠了,之前算我说错话了行不?妳还是赶快想想怎么摆脱他们吧。”墨玄无奈一说。

十妃停下脚步,看着墨玄,说道:“你这算是道歉吗?虽然我对你的错误也没放心上,可你这道歉也太没诚意了。”

“那妳想怎样?该不是要我给你行跪拜之礼吧。”墨玄默默退了一步。

十妃一笑,说道:“这倒不用,不过既然你是真心道歉,那么你就得做点真心的事来!”

“妳想让我做什么?我可跟妳说好啊,杀人偷窃之事我可不会做。”墨玄看着十妃,眸子中挂着一丝警戒。

“谁让你偷窃杀人了。”十妃白了墨玄一眼,嘴巴一动说道:“我是想说,如果你真有诚意道歉,那就答应我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怀疑我,也不能借各种由头来打探我的秘密,可行?”

“原来是这事啊。”墨玄想了想,觉得十妃的要求也不是太过分,于是就答应了下来。“行,我答应妳,但是妳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说!”

“若是哪天我发现妳口中所说的秘密是一件伤天害理之事,那我们之间的约定便无效,而我,也不会看在妳是四妹的份上,要对妳手下留情。”墨玄脸色极为认真。

听得此话,十妃有着一瞬间的迟疑,随即也是点头答应,说道:“好,一言为定,希望你说话算数。”

“君子一诺,自然算数。之前答应妳的事我会做到。”

“好!”

说着,十妃竖起嫩白手掌。

墨玄看着,与之击掌立约。

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油市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南京看白癜风多少钱
烟台白癜风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