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虚拟运营商高管心声我为什么要离职

2019-08-15 17:27: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从业界趋之若鹜的香饽饽,变成了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撇开蹒跚起步艰难前行的业务不谈,部分企业出现的高管离职更使其前景愈发黯淡。

  而在近日,虚商圈内又流传出了一份高管离职信。据说这份资料来自于某国内上市公司,已经拿到了虚拟运营牌照,但却并没有想明白如何去讲好虚商的故事。

  该高管在离职信中称,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目前我们很多工作的焦躁和烦恼不能完全归咎于工作效能低下,至少我能看到大家的辛勤付出和奉献,我们缺的不是漫山遍野的战斗,而是前行的目标和战略部署、基于实际的科学预期,基于有限资源的精力聚焦。没有大的方向和切合实际的规划,我们的工作就会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否定,我们尊重的不是实物发展本身的规律,也许夹杂着很多别的东西,很多的工作在不断的重复试错,我们缺失了方向感,工作没有沉淀,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从而失去了自信,在实际的工作中,也许我们缺少的不是指责和抱怨,我们需要的是集思广益,鼓励和支持 。

  理想与现实相左

  当虚拟出现时,无论业内业外均对虚商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大家均认为这将改变中国电信业的现状,为用户提供更为广泛的基于电信能力的服务。工信部从开始就定为移动转售业务将起到促进电信业发展,活跃电信市场的作用。但目前虚拟运营商远没有实现这一作用。

  前期全社会对于虚拟运营商所寄予的厚望的确来了人才加入的高潮。一开始便有大批运营商高管看好虚拟运营商并投身虚拟运营商之中,如中国联通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周友盟加入爱施德;联通研究院院长刘诚明则跳槽国美,担任虚拟运营业务负责人;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助理何宁乐去了乐语;中国联通高管和重要骨干王永刚、林剑峰等去了华翔联信;巴士副总裁宋宏生曾服务于中国移动;分享的康志斌、京东商城的闫小波均来自中国电信等。

  但随着虚拟运营商推出业务到现在,移动转售业务远没有达到大家理想中的那么美好。目前,虚拟运营商用户发展至40万左右,但排名前几的企业就已经占据用户数量的80%以上,其他虚拟运营商用户数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这其中自然有转售城市受限,号码有限的原因,但也不排除有些虚商创新乏力甚至是为了拿牌获得资本青睐而不是为了发展用户的原因。

  电信专家马继华就表示,虚拟运营商们发展业务用心并不专,也不太卖力,至今还有多数的虚拟运营商连的基本准备都未完成,更没有进行市场放号,这也造成了整个市场雷声大却雨点小。同时,不难发现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们推出的业务平淡无奇,没有一家超出想象,所有的营销策略与方法都跳不出基础运营商的手掌心,三家基础运营商们的应对轻车熟路。

国美互联网生态
深耕共享经济嗖嗖身边立志实现全行业的精准连接
2016年福州大健康上市后企业
分享到: